您当前的位置:首 页 > 物理资讯 > 科技前沿

人类的出现造成了巨型哺乳动物的灭绝?

作者:转载 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5-26 点击数:302

 

6500万年前,地球巨霸恐龙灭绝,给其他动物腾出了足够的发展空间,哺乳动物成为其中的佼佼者。随着发展,体型巨大的哺乳动物出现,体重是现存犀牛10倍的巨犀、与人类一样高的袋熊、身高约为现存大象2倍的古齿象悠闲地在地球上漫步,享受宁静的生活。然而,自12.5万年前,这些巨型哺乳动物一个个都走向了灭绝,如今,我们只能通过书本、博物馆的化石等来了解它们。

06f3bdf1f5e0465cb9b4edc1fe181af8.png

虽然这些巨型哺乳动物的辉煌时代早已落幕,但是长久以来,科学家们都在探索一个问题:是谁将它们赶下了历史的舞台?然而,这个问题一直没有统一的答案。近年来,科学家们利用各种方法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,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结果。

人类是罪魁祸首?

2018年,国外新墨西哥大学的科研人员记录了过去12.5万年间,哺乳动物的体型、灭绝状况、所在地理位置、气候等数据,以及早期人类离开非洲后哺乳动物发生的变化情况,分析巨型哺乳动物灭绝的原因。

一般而言,陆地面积越大食物越充足,活动区域越广阔,动物也会长得更大,但是到了更新世晚期,这种情况似乎发生了改变。从面积上来说,非洲大陆比北美洲大,生活在非洲大陆的哺乳动物大小应该介于欧亚和北美洲大陆之间,但是研究人员发现,12.5万年前,非洲的哺乳动物的体型平均只有欧亚大陆或北美洲大陆的一半。而随着人类祖先和古人类的足迹散布到世界各地,各地的哺乳动物个头也发生了改变。比如当尼安德特人、丹尼索瓦人等原始人遍布欧洲和亚洲时,当地的哺乳动物平均数量减半。当后来智人进入澳大利亚后,那里的哺乳动物变小了,大约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大小。而当他们带着更有效的武器到达北美洲之后,那里的哺乳动物个头变得更小。据计算,大约1.5万年前,北美的哺乳动物平均体重从约100千克下降到约8千克,包括美洲大地懒等巨型动物都灭绝了。

47af9c6a32e24c69bf0ad802da54ba25.png

而在研究气候对巨型动物灭绝的影响时,国外新墨西哥大学的科研人员发现,气候的变化并没有导致更多巨型哺乳动物灭绝。这意味着,人类及其他人属亲戚们要对巨型哺乳动物的灭绝负责任。

环境变化捣的鬼?

但是,站在对立面的科学家们可不这么认为。2018年,另一项研究为人类“洗脱冤屈”。国外的一个研究团队记录了700万年来,非洲东部体重900千克以上的大型食草动物的变化,并调查了期间气候和环境的变化。他们发现,大约460万年前开始,巨型食草动物的多样性就开始持续下降,这个过程没有人类祖先或其他古人类的参与。研究人员还观察到,即使是后来直立人出现,生物多样性下降的速度也没有加快。这说明,人类及其他古人类对大型动物的灭绝影响可能并不大。

而通过对气候和环境的研究,研究人员倒是有了收获。他们发现,大约500万年前,全球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大幅下降,这导致全球气温下降。随着气温的下降,非洲大陆变得干燥,雨林消失,草原越来越多。而从数据分析来看,正是从这个时间开始,生活在那里的巨型动物开始减少。而究其原因,研究人员们认为,已知的许多灭绝了的巨型食草动物大多以木本植物为食,环境的变化使它们的食物减少,从而导致它们灭亡。而大型食草动物的灭绝影响了整个食物链——以它们为食的大型食肉动物也因为食物减少走向了灭绝。

48ce3075f3de406299fe003b237df069.png

不仅在非洲,在其他地区,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也伴随着气候和环境的变化。在一项新研究中,研究人员通过DNA的研究整理了1.5万年前起美洲巨型动物的种群变化和时间表,并结合美洲古生物、古环境等相关的放射性碳测定法研究结果,建立了包含大型动物活动时间、灭绝时间、人类活动以及气候和环境变化等要素的模型。从模型中,研究人员发现,气候和环境的变化对巨型哺乳动物灭绝的影响更大,而人类在这些动物的灭绝过程中起的作用很小,甚至在早期几乎没有影响。

责任需要分担

而有些科学家却认为,责任不能单由人类或者气候来承担,导致巨型哺乳动物灭绝的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。

2022年,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新研究,他们开发了新的数学模型,将从澳大利亚多个地点收集到的数据加入模型中,通过建立时间线的方式来研究澳大利亚的人类与物种灭绝、气候与物种灭绝的关系。结果显示,人类与大约80%的巨型动物共存了1.5万年。但是不管是共存区还是非共存区,巨型动物都出现了灭绝事件。不过在不同区域巨型动物灭绝的原因不同。在共存区中,巨型动物灭绝的原因可能主要是人类的猎杀或者生存资源(比如水)被人类占据导致的,而非共存区中,大型动物的灭绝原因可能主要是气候日趋干燥,食物匮乏。由此,科学家们认为,即使是在人类出现之后,巨型动物的灭绝原因应该也是多方面的,不能只怪人类猎杀,气候和环境的变化也起了很重要的变化。

可能有人会说,这些大型哺乳动物都灭绝这么多年了,研究它们灭绝的原因还重要吗?为什么要花费大力气去研究?一些科学家认为,地球正陷入又一次“大灭绝事件”,与之前的大灭绝事件不同,这一次与人类的活动分不开。人类的活动不仅改变了地球的面貌,也改变了地球的气候,如今的全球性变暖就是最好的证据,而这可能正是这次大灭绝事件的主要原因。从这一点来说,研究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,尤其是人类及其古人类亲戚出现之后的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原因,能为科学家们提供更多资料,了解过去大型动物、哺乳动物灭绝的根源,并找出应对地球可能正在经历的又一轮大灭绝事件的方法。

6500万年前,地球巨霸恐龙灭绝,给其他动物腾出了足够的发展空间,哺乳动物成为其中的佼佼者。随着发展,体型巨大的哺乳动物出现,体重是现存犀牛10倍的巨犀、与人类一样高的袋熊、身高约为现存大象2倍的古齿象悠闲地在地球上漫步,享受宁静的生活。然而,自12.5万年前,这些巨型哺乳动物一个个都走向了灭绝,如今,我们只能通过书本、博物馆的化石等来了解它们。

ff5b05af4a8d493ab2e14dbc0d467146.png

虽然这些巨型哺乳动物的辉煌时代早已落幕,但是长久以来,科学家们都在探索一个问题:是谁将它们赶下了历史的舞台?然而,这个问题一直没有统一的答案。近年来,科学家们利用各种方法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,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结果。

人类是罪魁祸首?

2018年,国外新墨西哥大学的科研人员记录了过去12.5万年间,哺乳动物的体型、灭绝状况、所在地理位置、气候等数据,以及早期人类离开非洲后哺乳动物发生的变化情况,分析巨型哺乳动物灭绝的原因。

一般而言,陆地面积越大食物越充足,活动区域越广阔,动物也会长得更大,但是到了更新世晚期,这种情况似乎发生了改变。从面积上来说,非洲大陆比北美洲大,生活在非洲大陆的哺乳动物大小应该介于欧亚和北美洲大陆之间,但是研究人员发现,12.5万年前,非洲的哺乳动物的体型平均只有欧亚大陆或北美洲大陆的一半。而随着人类祖先和古人类的足迹散布到世界各地,各地的哺乳动物个头也发生了改变。比如当尼安德特人、丹尼索瓦人等原始人遍布欧洲和亚洲时,当地的哺乳动物平均数量减半。当后来智人进入澳大利亚后,那里的哺乳动物变小了,大约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大小。而当他们带着更有效的武器到达北美洲之后,那里的哺乳动物个头变得更小。据计算,大约1.5万年前,北美的哺乳动物平均体重从约100千克下降到约8千克,包括美洲大地懒等巨型动物都灭绝了。

8df92bf348d242a09a49be45fbf13476.png

而在研究气候对巨型动物灭绝的影响时,国外新墨西哥大学的科研人员发现,气候的变化并没有导致更多巨型哺乳动物灭绝。这意味着,人类及其他人属亲戚们要对巨型哺乳动物的灭绝负责任。

环境变化捣的鬼?

但是,站在对立面的科学家们可不这么认为。2018年,另一项研究为人类“洗脱冤屈”。国外的一个研究团队记录了700万年来,非洲东部体重900千克以上的大型食草动物的变化,并调查了期间气候和环境的变化。他们发现,大约460万年前开始,巨型食草动物的多样性就开始持续下降,这个过程没有人类祖先或其他古人类的参与。研究人员还观察到,即使是后来直立人出现,生物多样性下降的速度也没有加快。这说明,人类及其他古人类对大型动物的灭绝影响可能并不大。

而通过对气候和环境的研究,研究人员倒是有了收获。他们发现,大约500万年前,全球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大幅下降,这导致全球气温下降。随着气温的下降,非洲大陆变得干燥,雨林消失,草原越来越多。而从数据分析来看,正是从这个时间开始,生活在那里的巨型动物开始减少。而究其原因,研究人员们认为,已知的许多灭绝了的巨型食草动物大多以木本植物为食,环境的变化使它们的食物减少,从而导致它们灭亡。而大型食草动物的灭绝影响了整个食物链——以它们为食的大型食肉动物也因为食物减少走向了灭绝。

2d8f89d8709f4c95aaa76d9f8181fa21.png

不仅在非洲,在其他地区,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也伴随着气候和环境的变化。在一项新研究中,研究人员通过DNA的研究整理了1.5万年前起美洲巨型动物的种群变化和时间表,并结合美洲古生物、古环境等相关的放射性碳测定法研究结果,建立了包含大型动物活动时间、灭绝时间、人类活动以及气候和环境变化等要素的模型。从模型中,研究人员发现,气候和环境的变化对巨型哺乳动物灭绝的影响更大,而人类在这些动物的灭绝过程中起的作用很小,甚至在早期几乎没有影响。

责任需要分担

而有些科学家却认为,责任不能单由人类或者气候来承担,导致巨型哺乳动物灭绝的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。

2022年,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新研究,他们开发了新的数学模型,将从澳大利亚多个地点收集到的数据加入模型中,通过建立时间线的方式来研究澳大利亚的人类与物种灭绝、气候与物种灭绝的关系。结果显示,人类与大约80%的巨型动物共存了1.5万年。但是不管是共存区还是非共存区,巨型动物都出现了灭绝事件。不过在不同区域巨型动物灭绝的原因不同。在共存区中,巨型动物灭绝的原因可能主要是人类的猎杀或者生存资源(比如水)被人类占据导致的,而非共存区中,大型动物的灭绝原因可能主要是气候日趋干燥,食物匮乏。由此,科学家们认为,即使是在人类出现之后,巨型动物的灭绝原因应该也是多方面的,不能只怪人类猎杀,气候和环境的变化也起了很重要的变化。

可能有人会说,这些大型哺乳动物都灭绝这么多年了,研究它们灭绝的原因还重要吗?为什么要花费大力气去研究?一些科学家认为,地球正陷入又一次“大灭绝事件”,与之前的大灭绝事件不同,这一次与人类的活动分不开。人类的活动不仅改变了地球的面貌,也改变了地球的气候,如今的全球性变暖就是最好的证据,而这可能正是这次大灭绝事件的主要原因。从这一点来说,研究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,尤其是人类及其古人类亲戚出现之后的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原因,能为科学家们提供更多资料,了解过去大型动物、哺乳动物灭绝的根源,并找出应对地球可能正在经历的又一轮大灭绝事件的方法。


本文共1页 

关闭窗口

主办单位:上海市物理学会 上海市教育学会物理教学专业委员会
协办单位:上海市物理业余学校


沪ICP备15028474号-2

 

 

 

 

当前在线人数:2818;累计访问人数:86432964